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详情

NEWS

马球兴衰:帝国尚武水平在竞技场上的折射

发布者:mg游戏官网-mg游戏平台网址-mg娱乐电子 浏览34次 【2019-09-12 01:15:13】

  在古代,马球是一种来源于波斯军事训练项目的运动。沿着丝绸之路传入中原,并最终成为了社会民风演变的缩影。其在东亚地区的兴衰,也和中原等地对欧亚世界的开放程度有着一定的相关性。

  在古代波斯人的世界里,贵族们十分重视三种技能:骑马、射箭和说实话,马术就是波斯贵族文化中非常重要的构成部分。

  早在波斯帝国时期,贵胄们就会把自己7-16岁的孩子送到各个行省进总督府的学校进行训练。项目内容包括了摔跤 、跑步 、骑马、投掷梭镖和。狩猎与马球则是更高难度的综合性训练。最晚在公元前 6世纪 ,波斯马球游戏已经成型。这也是世界历史上最早的记录。

  比赛中,马球手需根据球的落点和对手的布阵,随时调整马匹运动的方向。正好可以考验选手对马匹的控制能力。接触到球后,球手还需要熟练操纵球杆,将球击打到它应去的位置。这又正和骑兵作战中挥舞武器砍杀的动作相似。后来的唐代将领就表示,要俯身击中马球,难度不比左右开弓更小。

  最后,队伍中有不同队员负责击球-传球-守门等使命,需要一定的布阵技巧。这类似于军队的阵型排列,非常适合用作军事训练。而且和比武单挑相比,这样的战术游戏危险性较低,可以避免一些无谓的误伤。随着阿契美尼德王朝的征服步伐,马球运动就扩散到了伊朗高原外的其他地区。

  汉武帝时代,西汉帝国的征服与扩张,让西域汗血马和乌孙天马开始传入东亚。汉朝人接触到了许多属于东伊朗文化的西域小国,以及这些小国的马球竞技文化。汉朝的使节、远征将士和西域驻军,把它介绍回了中原。由于当时的权贵之家都以拥有大宛马和乌孙马为荣,对马的喜好爱屋及乌,也让他们迷上了马球。

  马球在中原的繁荣与同时代的马政息息相关。当时除了中央的天子六厩,在北方和西部边疆上也有36个太仆牧师苑,专门培养军马。各郡国也有对应的马丞等掌管马政的官吏。除此之外,汉代民间的蓄马也得到了政府的鼓励。法律规定,有九等爵位以上的男子可以使一人免役,但养一匹马可以使三人免除徭役。有一定爵位的男子可以用贡献马匹的方式抵消徭役。在引入大宛马、乌孙马好康居马后,汉朝人用胡马和汉马杂交,改善本土马的质量。国家层面对军马养殖的扶持,再加上汉代整体尚武的社会风气,让马球运动有了充足的社会基础。

  经过了上层社会的传播,马球在广大内地也流行开来。在远离西域的江苏睢宁,后人发现了6块东汉马球画像砖,上面有东汉骑士策马扬鞭打马球的情形。骑士们胯下的战马头小短耳、眼睛圆瞪、腰背平缓且四肢修长,非常符合乌孙天马与大宛马的形象。侧面证明了这种游戏的西域源头,完全是和西域良马一同传入中国的。

  在6块画像砖上,一人一骑,姿态各不相同。有的人正骑追击、有的背骑追击。还有正骑正面击球、立马背后击球、正骑反身击球几个高难度动作,说明当时的上层将马球运动玩得很精熟了。

  到了唐代,马球运动迎来了新的春天。唐朝的武功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强大骑兵的基础上的。所以唐朝的马球具有极强的军事属性。

  唐代马球的参赛用马一般就是军马。比赛用球是木质的空心球,表面涂有朱红色的漆。这样的彩绘球增加赛事观赏性的同时也更加醒目,引起球员和观众的注意。马球球杖的杖头为弯月形,杖柄为圆柱形,杖上绘有彩色的花纹。这一形制成为了后来马球杖的标配。

  在比赛场地上,唐代的马球场分为军队中的军用球场、宫廷中奢华的有围墙的专用球场以及贵族们用的私人球场。在进行马球比赛之前,教坊乐官会先奏西域的龟兹乐。在皇帝入场之时会演奏《凉州曲》,奏出激昂的音响效果,为激烈的比赛营造紧张欢快的氛围。

  在比赛中,若一方进球,将会击鼓以示胜出一球。唐代马球的比赛为双球门比赛,球门设在球场的两端。球门两端设专人看守,负责检查球是否进入球门。

  不过,唐代马球的比赛规则并不严格,所以不要求两队人数的对等性。在金城公主与吐蕃和亲前,唐中宗为欢迎吐蕃使者的到来,在皇族中举行了击鞠比赛。最后是以李隆基为代表的四人队,战胜吐蕃使团的十人队。

  在判定输赢上,一般将球打进球门就是赢得一筹。唐代马球以先进三球的一方为赢家。有时两队也会比拼谁先进一球来定输赢。

  几乎所有的唐朝皇帝,都是马球的忠实粉丝。德宗、穆宗、敬宗、文宗、武宗、宣宗、僖宗和昭宗等帝王,都有亲自上场打马球的记录。晚唐的僖宗皇帝曾对身边伶人吹嘘:如果把马球也列入进士考试的一项,自己一定能当上状元。

  因为皇帝的上行下效,也因为尚武的风气,唐代军人是马球比赛的重要热衷者。其实唐代马球最早流行于内府的禁军。他们大多是关陇军人后裔,本身就精通弓马、能骑善射。朝廷会精挑细选特供良马,给他们使用。马匹、场地、球友一应俱全,加上皇帝的大力支持,这批禁军士兵理所当然地成了最早的马球爱好者。

  由于禁军离皇帝居住的宫城最近,他们也常常充当皇帝打球的玩伴。因为马球的军事性质,唐玄宗不仅在自己泡温泉的华清池修建了马球场,而且将马球作为全军上下训练的项目,并将其作为军事训练的重要环节。在统治者有力倡导下,全国的军队中大兴马球。士兵们在马球训练中表现的极为勇猛,他们中的大多数可以凭借自己掌握的高超马球技术获得上一级的奖赏。

  如果在重大的场合,比如冬闲时节在潼关举行的击球大赛上,参加皇室马球赛获胜的将士可以升任“击球将军”等职位。还能获得丰厚的金帛、钱财奖赏。所以在唐代,军队中士兵打马球的氛围异常活跃。

  而在遥远的前线,马球则被边关将士们用来排遣乡愁与苦闷,顺便紧密和友军的关系。唐军会经常找回鹘、突厥、龟兹、于阗的友军们开展友谊赛。

  即使是到了中唐时代,社会风气日渐保守严肃,北方各个藩镇中马球仍旧大行其道。在军旅诗人的笔下,将士们换上鲜亮的锦衣,踏上华贵的金银马鞍。在如雨点般急促的羯鼓声中你争我夺,战马和人都汗流浃背。但是参与者和围观者们都看的血脉贲张、津津有味! 从中午一直战道夕阳落山都没能分出胜负。

  安史之乱后,随着对胡人和异域文化态度的变法,人们对马球有了新的看法。时任徐州观察推官的韩愈,观看了徐泗濠节度使张建封部下表演的马球比赛,就吟诗一首《汴泗交流赠张仆射》。虽然对战士的雄姿大为赞叹,但是韩愈却认为士大夫应当安坐修道,而不是学习具有胡风的马球扰乱心智,滋生骄纵不臣之心。

  后来张建封回敬一首《酬韩校书愈打球歌》。表示自己作为文人出身的节度使和武将,必须和藩镇的兵丁们打成一片。而且徐州周围藩镇环伺,一着不慎,自己就可能被敌对势力吃掉。所以委婉地批评韩愈是书生不懂军中之事。

  在唐末,各个藩镇依旧流行马球比赛。位于河西走廊的敦煌归义军,在推翻了吐蕃统治后,努力恢复唐朝的制度。马球就是最容易得到复苏的习惯。因为吐蕃王朝也非常流行这一运动。

  藏区的马球运动也是自波斯由西域传入。根据吐蕃文献《赞普传略》记载,吐蕃王子从小练习骑射。他们十分重视军队体育运动和习练马术,马球是狩猎和骑射之外最为重要的训练之一。赤德松赞时,会从马球运动中选择骑兵人才。这为赞普募集了一批骁勇的骑士,还让骑士们有了以马球水平升官的机会。从而激发了许多军人参加马球运动的积极性,促进了吐蕃马球运动的发展。

  马球的必要装备之一就是战马,但这却是宋代军事的最大痛点之一。直接影响就是战马数量和质量均不如前朝。

  在宋太祖和宋太宗时期因为有前代的军事根底,再加上西夏尚未歌剧独立,所以当时宋朝的在籍战马有20万匹。宋仁宗时代,由于西夏独立而造成购马地和产马地大为减少,马匹统计数量约为10万匹。骑兵部队战马缺额,或者战马不能披甲就是常态。

  随着优质战马资源的减少,以及整体社会风气趋于保守内向。宋代的马球出现了所谓的“大打”和“小打”之分。大打是骑马比赛,而小打则是骑驴或者骡子比赛。大打是军人和健壮者进行的比赛。而小打是女子和文人参与的游戏,在外在形式和内容上比较花哨。

  在具体流程和规则上,宋代的大打类似于唐代马球采用双球门制。在球场东西各设一个球门,球门丈余高、材质为木质并涂有红色的漆。在球场两边设有虚架,一方入一球即可在自己的虚架内插上一面旗子,比赛最后插旗多者为胜。

  但和唐朝不同,比赛中双方比赛队员必须要在数目相等的情况下开赛。球员的分工是按照生活中的权利大小和等级高低来排列的。两队各有两个守门员,每队身着黄色和紫色两种球衣,以便进行分辨。比赛以先获得三筹的一方为胜利者。

  小打则文弱得多。不仅服饰更加鲜艳,而且球员是骑驴上场。在比赛形式上,是两队各有一个队长,一个抢球员,一个用来射门的朋头。抢球员先在场地内进行抢球,将抢来的球传给朋头,一方朋头将球击入对方球门。只要射入球门一球就是胜利。所以并不太像是比赛,而是娱乐和放松性质的娱乐化游戏。一般在小打之后,文人还会进行文学创作,举办所谓的“击鞠诗会”。

  在北宋皇室中,徽宗是中最喜欢马球。他经常在宫中举行比赛并亲自参加,宫廷中的王宫大臣参加马球活动的人数较唐朝时期要多,打马球的官级也从较高的。

  但除了有充分马匹保障的皇族,宋代男性喜欢观赏的节目之一,就是宫女马球赛或者妓女进行的小打比赛。因为宋朝男人觉得女性阵阵娇呼的场面活泼但又不剧烈,很具有观赏性。不过外表繁盛但是危机四伏的北宋盛世,最后遭到了女真人的拦腰斩断。

  北宋时代虽然缺乏优质牧马场,但是通过边境互市和少数民族内附的形式,至少可以从北方获得质量不错的战马。到南宋时,重要的战马产地均被金人攻陷,宋朝一度十分缺乏北方的优质战马。

  所以在高宗和孝宗时,南宋朝廷试图在扬州、临安、荆南和应城建立马监。从民间买土马之后,自己培育土生战马。但是江淮和荆楚地区气候潮湿炎热、地形低洼多沼泽,就连购买的种马质量不尽人意。所以只能不了了之。

  因此,南宋的战马还是依赖周边的输入。在陕西大部沦陷后,川西和甘南白龙江河谷就成为了南宋从河湟地区获得战马的宝贵通道。这条通道,在理论上能每年为南宋提供约5000匹马。而从广西横山寨买来的大理马就比较低矮、性格温顺,本来就用于茶马贸易的长途运输,却被缺马的宋军用来装备长江防线上的守军。

  由于南宋的战马必须维持外来的输入,而且优先武装军队,所以马球基本成为了军队专属的游戏。也因为国难当头,南宋马球摆脱了北宋的奢华和颓废,焕发出尚武精神。

  由于统治者的重视及士兵的喜爱,马球在军队中很快上升为一种制度性比赛,最后升格为具有训练性质的军礼。士兵们在军队中积极练习马球,在国家盛典上进行马球表演。马球也作为提高骑兵战斗力的手段,被皇帝本人亲自推广。

  宋孝宗时常驾临御球场,不仅让侍卫亲军打马球,还命令太子宋光宗与他们一起打马球。即使天降雨水,他也命令人在沙地球场上搭起油布棚子,照打不误。因为宋孝宗个人马术娴熟,而且很重视马球,所以此时的马球还具有整顿军备,重振汉族尊严的寓意。

  陆游为四川宣抚使王炎担任幕僚期间,曾经在汉中南郑的军营待过半年。那是陆游一生中最快活的时期。他自述经常和将士们练习骑射、在山中狩猎。当然陆游也会参加马球比赛。他的多首诗文都提到了军中练习马球的情形:军中罢战壮士闲,细草平郊恣驰逐。洮州骏马金络头,梁州毬场日打球。

  虽然如此,但是当时的大部分士大夫都沉迷于地图开疆和诗文灭金。所以南宋士大夫的整体的风气越来越文弱。“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的陆游和辛弃疾就只能是少数异类。

  在北方的辽金时代,由于统治者出身来源,自然能比宋朝继承更加具有唐风的马球技艺。相比于南方的精致化马球,素来不缺乏战马的辽国马球就保留了唐代粗犷豪放的形态,更具有竞技性。像驴鞠这种晃晃悠悠的打法,被当时的北人嗤之以鼻。

  在辽国建国早期,马球一度还是契丹人的国球。宋辽金三方的使者往来时,射箭比赛和马球比赛都是重要的外交礼仪环节,缺一不可。南宋末年的孟珙出使蒙古,深知蒙古人敬佩强者。为了避免蒙古人对宋朝生出觊觎之心,孟珙以出色的球术和箭术赢得了蒙古人的敬意。这为马球比赛增加了比拼国家荣誉感的意味。

  1156年,金国皇帝完颜亮在南征宋国前夕,命57岁的宋钦宗赵桓和81岁的辽天祚帝耶律延禧去比赛马球。但是趁机埋伏骑兵,准备结果二人的性命。宋钦宗因为不会打马球而遭到了女真人的斥责,被吓得唯唯诺诺。耶律延禧则弓马娴熟,在察觉情况不妙的情况下依旧骑马立于马背之上,最后是被女真骑射手射杀的。

  金人则在太祖完颜阿骨打时期就已经玩起了马球。早期女真人没有马球场,而且球赛变成了单门赛制。但女真人会骑专门的击球马打马球,和宋朝用大理马作为战马形成了鲜明对比。至于打球场地,就是塞外的猎场。金朝前期的几代帝王曾经大规模组织马球比赛。每隔一两年就有全国性的马球大赛,供民众围观。这对于马球流行起到了上行下效的作用。

  此外和辽国一样,早期的金国的举子考进士,需要考马球和射箭这两个科目。显然,金国皇帝希望文人具备一定的尚武精神,避免他们变得过于孱弱。因为南方的宋朝就是教训。而从金宣宗时代开始,金国军官每月要打三次马球,将马球的训练变成了官员的必备素质。可见金人对于这项运动的重视!

  在蒙古帝国征服之后,虽然蒙古人自己还打马球,但是对于汉人武力采取的是防范态势。最终到明朝建立,马球退化为逐个上前击球射门的游戏。一群人轮流上前打球,将马球打入地上的洞中,对抗性和战术性全部消失。当时的军中也有了其他的训练性游戏,所以马球逐步沦为了街头少年和女子的游戏。

  新兴的程朱理学主张静坐与守中,所以对于激烈的对抗性游戏是持轻微排斥态度的。在正统士大夫眼里,这种游戏就是街头混混的小把戏,完全看不出它与边疆战争的密切关联。

  最后入关的满族则首先重视骑射,马球远远没有给予前朝的重视程度。至此,这种来自西域,伴随着中原军人远征塞北,抵御外辱的军事游戏彻底萎缩。到了解放前夕,还有一些蒙古与藏族牧民会打马球,算是这种运动在千年之后的余音绕梁吧。

  不过,就在马球在东亚一路萎靡的同时,还在受波斯文化影响的其他区域方兴未艾。伊朗本土地区的历代王朝,无论建立者是波斯人、中亚人或蒙古突厥,都坚持将比较纯正的马球比赛作为军事训练和宫廷文化的一部分。

  长期受到伊朗文化输入的北印度地区,德里苏丹国的骑兵们也会打马球消遣。马球甚至在印度当地发展出了极具地方特色的新比赛--大象球。至今,在印度北部和巴基斯坦的球场上,还有骑手们定期比试球技。

  受他们的影响,19世纪的英国贵族也将马球文化带回了欧洲。从此,马球在崇尚马术且培育出英国纯血马的不列颠流行起来。一直到20世纪的20年代,年轻的骑手们不断改进自己的比赛服饰,就此诞生了著名的马球T恤。今天,带有马球名字的POLO衫,都是体面而不失活力的流行服饰。

  接着,随着英国贵族在当时世界的影响力,马球文化又进行了新一轮的扩散。从潘帕斯高原的阿根廷人,到东印度群岛的印尼人,都开始有了自己的马球比赛和文化。这项运动也在北美的美国流行起来。甚至在汽车刚刚诞生的年代,出现过用早期赛车代替马匹的赛车球比赛。

  这种源自波斯的古老军事游戏已经遍布五大洲的众多地方。然而在曾经极度兴盛繁荣的东亚,却陷入了万马齐喑的低谷。。。。。。。